法兰克福赫鲁大学高校长,每人支持本土生1200元

  中新网10月27日电 据澳大利亚《澳洲日报》报道,悉尼大学正准备降低对中国学生的入学要求,并将目光投向了中国竞争激烈的高考考场,希望从中选拔出优秀的高中生到澳洲留学(微博)。

澳大利亚大学生在周末再次举行抗议活动,反对联邦政府放开国内大学收费机制的计划。但澳名校校长表示,目前澳大利亚大学太过依赖海外学生学费,而新措施则能让大学通过调整国内大学生学费标准得到更充足的资金,提高教学和科研水平。

据《澳洲日报》报道,由于澳洲大学收到的资金不够,国际留学(微博)生成为主要金主,平均每位留学生可以为本国学生资助1200元,这已逼近联邦政府每年对本土法律和商业学生提供的1765元补贴。

  悉尼大学副校长Michael Spence称:“目前,欲在悉尼大学攻读本科学位的中国学生必须通过一个基础课程,不过现在我们正在改变这一做法。实际上,很多课程学生们在高中就学习过了,而且中国高考(微博)的确可以筛选出一批优秀的学生。”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8月30日),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国立大学开放日活动受到了一小群抗议学生的干扰。这些学生在该校校长的欢迎演讲期间举行抗议,反对联邦政府计划对高等教育体系,特别是对国内大学生学费松绑的措施。这些学生认为政府的这一措施如果真能在2016年如期付诸实施的话,像国立大学这样的知名学府的学费一定会上涨。而上个星期四,政府推出的高校改革法案呈交国会众议院,这个计划对高等教育体制削减20%经费的法案可能会在参议院面对众多的反对。

墨尔本大学副校长Glyn Davis周四警告称,高校对留学生的资金依赖性可能会削弱联邦政府旨在增加本国大学就读率的政策。Davis教授在周四的澳洲-墨尔本研究院增长挑战会议上道:“自2008年起,国际留学生签证申请数量就猛降了25%。联邦政府一方面希望极大地增加本国学生的就读率,但这需要国际留学生市场的支持。”

  Spence对Knight学生签证复审调查所提出的建议表示欢迎,认为先前联邦政府严厉的变革措施是属于“被误导的公共政策”。“之前的变革措施对很多中国家庭都很不公平。我们怎么能要求家长们将四年学费和生活费预先准备好存放在银行账户里呢?这对很多家长来说都是不情之请,就澳洲本土家长而言,他们也是要很努力地工作,才有钱将孩子送子送进大学。”

图片 1悉尼大学校长:澳大学太过依赖留学[微博]生学费图片 2悉尼大学校长:澳大学太过依赖留学生学费

墨尔本大学进行的一项学费调查发现,国际留学生每年几乎为澳洲本土学生提供5亿元的资金。该调查的主要作者Michael Beaton-Wells指出,比起澳洲本土学生,国际留学生的学费平均高出40%。“这已成为一种密不可分的依赖,我们需要依靠留学生维持基本的教学,恐怕这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是如此。”Beaton-Wells认为,留学生和本土生学费差距令人咋舌。比如在悉尼大学,一位法学留学生一年的学费达到3万720元,而本土学生只要向HECS缴纳8677元,政府资助1709元,总学费也只要1万386元。在17个提供留学生课程的12所高校中,悉尼大学的收费是最贵的。

  Spence认为,中国留学生人数在今年仍保持稳定,而其他国家的留学生数量大多出现波动。此外,悉尼大学近期开设了中国研究中心(China Studies Centre),校方希望政府能拨款相助。据悉,澳洲国立大学建立“中国在世界”(China in the World)中心时,前陆克文政府顶住多方压力拨款5300万元相助,因此现在联邦政府也应该对悉尼大学提供类似的帮助。

这一颇具争议的法案还计划向申请大学学费贷款的学生收取更高的利息。上周稍早,联邦教育部长克里斯托弗•派恩(ChristopherPyne)会晤了澳大利亚历史最为悠久的大学悉尼大学校长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博士。

这项调查还显示,各所大学基本收费不一。查尔斯达尔文大学(微博)(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法学专业学费为1万3860元,比悉尼大学少了1万6860元;悉尼大学物理疗法专业学费高达3万2160元,而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该专业的学费则只需1万7408元。从明年起,联邦政府将不再限制高校招收可以接受本科教育的学生人数。

  “中国在世界这个机构的核心研究是宏观地缘政治,研究的是中国如何应对国际事务以及是否会成为一个威胁。但我校的研究中心关注的是中国民生社会。我们希望能与中国磋商一些普遍的问题,例如现代中国的公共政府和商学教育等。我们关心的不是理论层面的大问题,而是实际的社会问题,例如中国人口如此之多,其政府要如何做到初级卫生护理等。我们关注的是民生社会焦点,与澳洲国立大学的研究范围相互补足。”

在随后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时事节目《晚间时事》(Lateline)采访时,斯宾塞博士指出目前的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体制是无法持续下去的。

  Spence指出,悉尼大学目前正在进行三项与中国相关的全校研究,中国研究中心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项研究课题是总耗资4亿元的关于肥胖、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问题。“对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这些问题都值得认真思考。我校的第三个研究项目是关于中国的食品安全和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国的人口是全球最多的,因此粮食和食品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他说:“现在各大学扩招,而政府投资在教育与学习上的款项严重不足,这开始影响到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的质量。同时,科研经费投入也面对僧多粥少的局面。”

分享到:

“目前,(澳大利亚大学)过分依赖海外学生学费。例如就悉尼大学为例,在9亿8700万的学费总额中海外学生学费高达3亿8900万。这样的现状缺乏可持续性。”

在被问及松绑大学学费是否会带来社会不公时,斯宾塞博士说这要看澳大利亚大学如何面对学费松绑这件事。

他说:“比如,如果大学把多收的学费用在劣势学生群体身上,为他们提供住宿、生活补助,这就会保持社会的公平性。让我们感到兴奋的是这次改革首次给予澳大利亚大学与社区对话的许可,能让澳大利亚大学更好地按照市场、学生的需求设置课程,而不是按照政府拨款的要求设立课程。这会给八大名校及其他澳大利亚大学带来新机遇。”

斯宾塞博士还指出,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产业正处在时代的变革期。各所大学需要具备更多的创新性,仔细思考大学在高品质科研及教育方面的公众责任。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39所大学在海外学生收费方面采取市场机制,而对本地大学生的收费则要按照政府规定,不论哪所大学,同一类别学科的学费基本相同。澳大利亚政府这次希望改变这一政策,全面松绑大学学费,由各高校自行按照市场需求制定学费标准。

本文转自《澳洲佳》的博客,请点击查看原文

本文由亚洲城88发布于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兰克福赫鲁大学高校长,每人支持本土生1200元

TAG标签: 亚洲城88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