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陷入最大危机的根源是什么,哈佛大学

图片 1

本文选自《史定军》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周三一早,我和其他所有哈佛的学生以及校友,都收到了来自,哈佛校长Drew Gilpin Faust的邮件,她宣布将于2018年6月30日结束任期。

哈佛的学生正在抗议

  消息来源《外滩画报》:世界上最富有的哈佛大学正在经受其373年建校史上最糟糕、最危险的经济危机。如今的哈佛不仅入不敷出,财政紧缩,而且到处是裁员、抗议和无人清理的垃圾箱。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哈佛核心学院—文学和科学学院,学生工会正在举行抗议,整个校园处于一片骚乱之中。一些基础设施也将降级。冬天空调的恒温器将从22℃降至20℃;学生以及教员从此以后都必须忘记免费咖啡这回事;学院与学院之间的免费班车车次将减少一半;本科生部热气腾腾的早餐也将不复存在,冷冰冰的火腿、芝士、谷物和水果将取代记忆中的培根、荷包蛋及华夫饼干。“这里是哈佛最有钱的部门,如果连他们都不能供给咖啡了,那情况就可想而知了”。

我想起了我们几年前第一次在香港的见面,她的演讲是那样的平静而有力量,会后,我也和她分享了自己在哈佛的收获,以及希望用自己的奖学金去鼓励更多的年轻人,通过教育实现梦想。

  世界上最富有的学校哈佛大学,正在经受其373 年建校史上最糟糕、最危险的经济危机。在繁荣年代,没有人敢怀疑哈佛的财力,直到上个财政年,其捐助金收入依然高达369 亿美元。但如今,哈佛不仅入不敷出,财政紧缩,而且到处是裁员、抗议和无人清理的垃圾箱,处在一片混乱中。

  免费咖啡事小,学生们真正担心的是教学资源条件的变化:即将爆发的大规模裁员,课程将被精简,大班将取代小班,更少的教授、助教、警卫和后勤人员,隔天才开放的图书馆,谨慎发放的研究经费……

今天,校长离任,我也希望和读者们一起来分享,她的过往。

  文/ 蔡宸亦

  看完这则消息我十分迷惑,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财年,哈佛收到的捐助金尚有369 亿美元。即使新财政年的第一个季度捐助金剧减了22%了,也不能对一家有着近400年基业的著名学校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啊?难道堂堂哈佛会因为少了几十亿美金就一下子陷入困境了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2007年,福斯特在当选后的校园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道:“我希望我的任命能成为机会均等的象征,这在一个世纪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并强调:“我不是哈佛女校长,我是哈佛校长。”

  经济不好,美国名校的日子也不好过。《名利场》8 月号上,由财经记者妮娜。蒙克(Nina Munk)撰写的一篇专题显示,包括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和康奈尔在内,常春藤联盟的8 所名校都陷入了窘迫的经济状况。美国私立大学靠的都是捐助,如今这些大学接受到的捐助金比往年平均下降近25%。

  从1990 年的48 亿美元捐助金到2008 年的369 亿美元捐助金,使得哈佛开始变得从不开源节流,1980-2000年的20年中,哈佛新辟了320 万平方英尺的新校园,而2000-2008 年,这个数字又翻了一倍,校园总面积直逼五角大楼。在这些新校址上,无数大楼被兴建起来,总造价超过43 亿美元。

那时59岁的她,一直在努力,她雄心勃勃,希望自己有所作为。

  至于世界上最富有的学校哈佛大学,则正在经受其373 年建校史上最糟糕、最危险的经济危机。在繁荣年代,没有人敢怀疑哈佛的财力,每个全职教授的基本工资就达19.2 万美元,在美国高校中遥遥领先,给学生的奖学金则每年达3.38 亿美元,这些数字加大了哈佛的光环。在刚刚过去的那个财政年(截至2008 年6 月30 日),哈佛收到的捐助金尚有369 亿美元。然而,新财政年的第一个季度,捐助金就剧减了22%(去年7-10 月之间,哈佛比预计少收80 亿美元捐助金)。一个巨大的赤字已经产生。妮娜。蒙克感叹,常春藤联盟的“镀金时代”(the GildedAge)已经落下帷幕。

  比新建校舍更为可怕的损失来自于投资上的失利。尽管哈佛大学拥有世界第一的商学院,前任校长萨默斯本身就是著名经济学家,副校长中还有来自 “高盛投资”的爱德华。但哈佛投资下的不良资产率极高,光是没有资金准备的委托,例如私募基金、不动产投资或对冲基金就达到110亿美元。

图片 2

  哈佛大学向来出手阔绰,重金打造校园设施在所不惜,建一座花费2.6 亿美元的新医学大楼眼睛也不眨一下,委托罗伯特。斯特恩(Robert A.M. Stern,美国老牌建筑事务所)设计一座巨型哈佛法学院副楼,也一点不成问题。然而如今,这所名校中已经弥漫起华尔街病恹恹的气息。漫步在波士顿查尔斯河旁的哈佛校区,首任捐助者约翰。哈佛(John Harvard)的雕像闪耀着光泽,但其脚下几乎被挤爆的垃圾箱却似乎透露出不妙的预兆。至于哈佛最为雄心勃勃的宏伟项目—预计将在2011 年竣工、造价超过12 亿美元的科学综合大楼,目前已被迫停工。由于研究院的招聘与建设均已处于冻结状态,学生、老师、管理层之间的冲突正在酝酿之中。

  看来是不加节制的扩张和不良的金融投资使得那些本应该带来巨额回报的纸上富贵却成为一把高悬于学校财政安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去年刮过的金融风暴使得这把剑摇摇欲坠,随时会刺向盛极一时的哈佛大学。

2006年6月30日,时任哈佛大学校长的劳伦斯萨默斯因涉嫌性别歧视的争议言论引发舆论,而被迫辞职。

  蒙克称,撰写这篇报道的过程中,哈佛官方拒绝与其合作,她成了“那个最不受欢迎的人”。然而,来自各方面的信息提供者却络绎不绝,似乎每个人都满腹牢骚,对“当权者”有话要说。许多人认为,目前奥巴马政府的首席经济顾问、前哈佛校长拉瑞。萨默斯(LarrySummers)难辞其咎。

  一名哈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会成员总结道:“这个故事的本质是人,而不是钱”。在我看来,原因更是哈佛乃至美国式的投资理念造成的。

或是为了平息这一事件的影响,次年2月,哈佛大学校董会投票选举了福斯特为该校第28任校长,她是当时哈佛371年建校历史上的首位女校长,也是首位没有在哈佛大学取得过学位的校长。

  忘记免费咖啡这回事

  净资产收益率(ROE,净利润与股东权益的百分比)是美国式投资家们所信奉的准则。净资产利润率反映的是资产的获利能力。为提高ROE,股东们无法容忍不产生利润的闲置资产,那些钱要么被驱使着去并购,要么被投入了金融投资市场,反正就是要让账上的每一分钱都滚动起来。这在投资市场比较繁荣的时候能获得比较高的账面收入(当然大部分其实还是投资进了不良资产,只是好的大势下显示不出来),一旦流动性收缩,曾经资产数百亿的公司就会在一夜之间倒闭(如雷曼兄弟),旗下的投资也一下子从资产转变为吞噬现金的黑洞,把母体推向万劫不复的地步。这也是为什么哈佛仅仅因为收入减少了几十亿就一下子陷入巨大困境的原因。

福斯特的曾祖父是参议员,父亲、哥哥都曾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她母亲从小就告诫她:“这是个男人的世界,亲爱的,你越早知道这点就越过得好。”

  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哈佛核心学院—文学和科学学院(Faculty of Artsand Sciences),如今面临2.2 亿美元的财政预算赤字,这个数字,相当于文学和科学学院每年总预算的五分之一。在蒙克走访该学院的大礼堂时,学生工会组织正在举行抗议,因为最无话语权的本科生毫无疑问将在头一轮裁员中成为最大的牺牲者。整个校园处于一片骚乱之中,教职人员很生气,学生们则感到被骗。工程及应用科学系教授史密斯叹息道:“在哈佛,控制成本一定是从本科生预算开始,而不是高层管理者的薪水。”

  《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说“多余的钱只能用来做多余的事情”(博主注:多余的时间也一样),比起贫困匮乏,穷奢极侈显得更加卑鄙丑恶。和疯狂的追求ROE理念不同的是创办了两家财富500强企业的日本四大经营之圣的稻盛和夫。他从松下幸之助那儿传承了“水库式经营”的理念。他认为一旦下大雨,未建水库的河流就会发大水、产生洪涝灾害;而持续日晒,河流就会干涸,水量就会不足。所以需要建水库蓄水,使水量不受天气和环境的左右并始终保持一定的数量。经营方面也一样,景气时更要为不景气时作好储备,保留一定的后备力量。

出身名门的福斯特,家庭的淑女教育没有把她培养成名门闺秀,她却用自己的行动去证明了母亲的判断是错的。

  除此之外,一些基础设施也将降级。冬天空调的恒温器将从22℃降至20℃;学生以及教员从此以后都必须忘记免费咖啡这回事;学院与学院之间的免费班车车次将减少一半;本科生部热气腾腾的早餐也将不复存在,冷冰冰的火腿、芝士、谷物和水果将取代记忆中的培根、荷包蛋及华夫饼干。用哈佛大学校园报《哈佛克里姆森报》(The Harvard Crimson) 的话来说,“这里是哈佛最有钱的部门,如果连他们都不能供给咖啡了,那情况就可想而知了”。

  “水库式经营”可以使景气时期充裕的资金储备起来,而不是去“干多余的事”。到了不景气的时候,宝贵的储备现金可以购得便宜的原料、更新技术和设备,收纳人才等待下一轮增长的到来。稻盛和夫坚持的经营哲学使得京瓷集团冲破了两次石油危机、日元升值危机和日本泡沫危机,在一次次危机中不仅没有倒掉,反而每次都能够获得新一轮的增长。缔造了京瓷50年从未亏损的奇迹。

小时候她写信给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呼吁解决种族歧视问题。1965年,在马萨诸塞州的康科德读高中的她积极参加声援马丁路德金的民权游行。进入女子大学以后,她呼吁女生共同起来反对校方制定的各种不平等规定。

  免费咖啡事小,学生们真正担心的是教学资源条件的差异。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哈佛内部人员说,显而易见,哈佛即将爆发大规模裁员,课程将被精简,大班将取代小班,更少的教授、助教、警卫和后勤人员,更水平的管理结构,隔天才开放的图书馆,谨慎发放的研究经费,自动贩卖机取代咖啡馆,初级的校体育代表队降级为俱乐部,没有加薪和奖金,以及校园里满目疮痍却无人清理的垃圾箱。

  不从本质上改善交通的立体结构,仅仅靠一圈圈的“摊大饼”并不能解决北京交通拥堵的问题;不老老实实的提高教育价值,仅靠几所学院并成一所大学,解决不了学生无法和社会需求对接的矛盾;不从内部提升价值的产能,而是靠并购来获取规模上的变大也经不住危机的考验。

图片 3

  哈佛不是生意

  我是做职业规划的,如果说哈佛陷于危机之中对我们职业发展有什么启示的话,我认为那就是与其东敲一锤西敲一棒的多领域发展,不如在现有的优势能力上不断“精进”,从而锻造出不惧危机挑战也无可替代的核心竞争力。

1968年福斯特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历史硕士学位,1975年又在那里获得了美洲文明专业的博士学位,同年起留校担任美洲文明专业的助教授。后由于出色的研究成果和教学,她获任历史学系教授。

  在哈佛的词典里,“成本控制”是个生词,他们更愿意称其为“调整”或“重新评估”。一位前哈佛高层管理人员说:“有人必须为当时的判断负责。”过去30 年里,他们已经财大气粗惯了,1980-2000 年的20 年中, 哈佛新辟了320 万平方英尺的新校园,而2000-2008 年,这个数字又翻了一倍,校园总面积直逼五角大楼。在这些新校址上,无数大楼被兴建起来,总造价超过43 亿美元。

2001年,福斯特进入哈佛大学,并担任拉德克里夫高等研究院的首任正式院长。

  另一方面,从1990 年的48 亿美元捐助金,到2008 年的369 亿美元捐助金,那些哈佛的管理者满打满算地以为两位数的增长率将持续到永远。所以,哈佛从不开源节流。《福布斯》披露,哈佛的不良资产率极高,光是没有资金准备的委托,例如私募基金、不动产投资或对冲基金就达到110亿美元。在现实生活中,如此理财早就被投资人炒鱿鱼了,但是一位哈佛商科教授说:“让哈佛控制预算,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因为哈佛不是生意,也绝不应该作为商业来管理,没有人应该为哈佛的困境检讨。”

2007年10月12日,福斯特在剑桥镇正式就任哈佛大学校长,在就职演说中,她对大学下了新的定义:“一所大学的精神所在,是它要特别对历史和未来负责——而不单单或着仅仅是对现在负责。一所大学关乎学问,影响终生的学问,将传统传承千年的学问,创造未来的学问。”

  所以,哈佛正面临的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资金流动性问题,他们不可能像一家普通企业那样通过解雇中层管理层、拆散部门或变卖不动产来控制成本。“没有一所学校有能力将费用快速地减下来,”一位对冲基金管理人员认为,“他们完全搞砸了。”虽然哈佛的资本运营者计划通过提高库存现金来增加学校的财务灵活性,比如之前试图以超低价出售其15 亿美元的私募股权,以弥补捐助缺失(结果无人问津)。去年12 月又变卖了25 亿美元的债权,然而这些根本不足以弥补学校巨额固定成本支出的缺口。根据国际电子商情网Standard &Poor's 提供的数据,哈佛的总负债额已累积至60 亿美元,到2038 年,哈佛每年所需还款的利息就达5.17 亿美元。

福斯特一直推崇,言论无足轻重,自己能做什么才重要。

  虽然,新上任的哈佛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珍。门迪洛(Jane Mendillo)还在为哈佛的经济状况辩护,但地球人都知道,要不是走投无路,谁又会在去年12 月的当口变卖家产呢?

哈佛校长的具体工作有很多,比如和政府打交道、拉募捐等等,福斯特上任期间又恰逢全球金融危机,在哈佛校产大规模缩水的情况下,福斯特最终创下了为校产基金筹款超70亿美元的纪录(截止目前可能超80亿美元)。

  问题的本质是人,而不是钱

过去的十一年,福斯特在哈佛最古老的建筑里办公,制定学校的发展战略和方向,与各个学院的院长开会到接待每一位预约的学生,她曾经这样在哈佛大学的声明中写道:我愿意和你们一起领导哈佛,通过变革通过风暴。

  要找出哈佛近乎绝望的经济状况的罪魁祸首,其管理层近年来的频繁变动,似乎为人们留下了线索。近8 年来,哈佛校长换了4 任,而副校长几乎每年更替。去年才从高盛投资公司调来的副校长爱德华。福斯特(Edward Forst),到今年8 月1日又下台了。

今年九月福斯特将满70岁,从个人角度来看,她的确需要好好的享受和家人、朋友的时光。

  2005 年,担任哈佛资产管理公司主管15 年之久的杰克。迈耶(JackMeyer)一走了之,使公司陷入了简直就像“一部缺少了引擎的法拉利”的状况。受够了内部斗争的迈耶离开哈佛,另起炉灶,也顺便带走了手下30 位投资组合经理及交易员,包括首席风险管理官、首席运营官和首席技术官。据说,是资产管理公司几名经理高达8 位数的薪水收入,惹怒了时任校长的萨默斯,而萨默斯对杰克。迈耶投资策略的反复质疑,致使公司内部形成了反对派,最终逼走了迈耶。

而有关于世界范围的筹款活动、前往华盛顿的移民政策探讨、联邦基金的诸多事项,都将是任何继任者们需要认真考虑的挑战。

  而后萨默斯自己的辞职曾闹得满城风雨,他因失言“女子学理天生不如男”以及一系列遭诟病的铁腕政策,不得不引退。校方董事会迫于压力,选出了哈佛首任女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Faust)。

图片 4

  很多人认为,作为经济学家,萨默斯在个人擅长的领域也称得上“玩忽职守”。2000 年前后,萨默斯为了应对哈佛拥有的外汇借款的汇率增长风险,卖出债券,用以弥补10 亿美元的汇率互换损失(interest-rate swaps)。结果却事与愿违,汇率在之后大幅下滑,而蹊跷的是,哈佛并未在利率跳水时取消这一汇兑互换,并导致最终10亿美元的损失。虽然萨默斯难辞其咎,但该事件也足以反映哈佛内部管理之混乱。正如一名哈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会成员向蒙克所总结的:“这个故事的本质是人,而不是钱。

哈佛大学的校长的确是一压力巨大的工作,有的校长卸任后退休,享受天伦之乐,而有的校长选择辞去重任换个环境重新开始:

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卸任之后,在200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担任了奥巴马团队的经济顾问,并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任职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

其实,劳伦斯萨默斯在担任哈佛大学校长之前还曾做过克林顿的财政部长,不过自从那时开始,萨默斯的直话直说的“霸道”性格就已经为大所数人所称道。有传闻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还会这样打趣萨默斯:“教授早上好啊!最近您又得罪谁了?”

哈佛大学的成功有多方面的原因,哈佛的校长们对哈佛大学有巨大的影响。

2001年的时候,哈佛的董事会要的是一位有创新思想的新面孔、一位能超越一般高等教育思路的改革的领路人。

他们选择了萨默斯,因为他杰出学术和职业生涯,因为他铁腕的行事方式和棱角分明的管理方式。

图片 5

他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士,于1982年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博士。一年后,他成为哈佛大学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1987年,他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AlanT.Waterman奖,成为首位获得此奖的社会科学家。1991年,他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1999年,他在克林顿总统的政府里担任财务部长。

萨默斯校长任职期间,哈佛大学包括研究生院在内都有着非常显著进步,在经济上,集资也的确有成效。他为了哈佛的全球化发展努力,规划和开发新校区,利用学生经济资助,去吸引优秀学生,哈佛在不断进步着。

当然,以萨默斯的性格,任职校长期间也引起几番风波。2001年秋,他对哈佛大学一位著名黑人教授的批评招来那位教授的反驳,最终那位教授决定离开哈佛去普林斯顿大学。

2005年,他在一次会议发言中,言辞被认为有歧视女性之嫌,引来校内外众多批评,并导致萨默斯本人的多次道歉。

两个月后,在哈佛文理学院教授的投票表决中,多数人对萨默斯校长的领导表示不信任。尽管哈佛大学董事会表示对萨默斯校长完全有信心,哈佛学生也多数希望他留任。

不过,2010年底萨默斯卸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之后选择了重返哈佛大学教书。

这一举动让哈佛学子们非常振奋,他们一直认为个性张扬的萨默斯是哈佛的偶像,很多学生常常拿着他做财政部长时印发的钞票向他索要签名。

哈佛建校至今300余年,先后有28任校长,平均任期约14年。

每任校长的作风都与前任完全不同,这似乎成了哈佛在选择校长时的准则——不断挑战传统。

哈佛校长曾经清一色都是出自哈佛、基督徒、男性,但这些传统都在悄然改变。

以下是我昨天收到的校长发给所有人的邮件原文: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本文由亚洲城88发布于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哈佛大学陷入最大危机的根源是什么,哈佛大学

TAG标签: 亚洲城88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